首页 > 新闻-亮兴网 > 国内新闻 > 正文

“要重视京津冀次中心及中小城市发展”(新京报)

文章来源:(新京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3-15 04:17:14

京津冀协同发展五周年,全国政协委员张占斌表示要下好京津冀发展这盘棋
  在今年的两会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
  今年适逢京津冀协同发展五周年。回顾5年来,轨道上的京津冀越跑越快,“半小时圈”基本实现,位于京津冀三地接壤地带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启用将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注入新动能;回顾5年来,产业转移取得重大突破,2015-2018年北京到津冀投资的认缴出资额累计超过7000亿元;回顾5年来,京津冀地区人民“同呼吸,共命运”,享受同一片蓝天,生态环保一体化取得明显成效。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五周年之际,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全国政协委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来回顾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过去五年并且展望崭新的未来。
  雄安新区打造高质量发展新样板
  新京报:在2019年政府工作任务第六项“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提高新型城镇化质量”中,李克强总理提道:“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您怎么看待和理解这一提法?
  张占斌: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作为一个重大的国家战略,内涵丰富,涉及的重点也很多,但是在这里面,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和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应该是最为核心的两点内容。我理解,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强调的这个内容,就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里的最重要方向、最核心内容。
  首先,京津冀协同发展重在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多次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要牵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这个“牛鼻子”和主要矛盾。
  其次,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点。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一方面有利于集中承接北京的非首都功能疏解,为京津冀区域培育新的增长极。另一方面还能通过探索新的发展模式起到引领京津冀甚至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模式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的作用。
  新京报:《政府工作报告》中特别提出了“高标准建设雄安新区”,您觉得雄安新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和定位?
  张占斌:雄安新区在整个京津冀协同发展过程中将会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某种程度上它的作用可能不仅仅局限于京津冀地区。具体来说,雄安新区至少有如下三方面作用。首先,雄安新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重要空间极点,与京津两地共同塑造健康、均衡的区域空间格局。其次,雄安新区是集中承载部分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地,能够加快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最后,雄安新区要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作出贡献。雄安新区作为一张白纸,作为中央政府探索新经济发展模式、新城市发展模式、新产业与生活模式的试点地区,将发挥重要作用,具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新京报:如果把眼光放的更远些,如何理解雄安新区为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作出贡献?
  张占斌:我理解有这样几个方面内容:一是雄安新区是打造高质量发展的新样板。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新样板。贯彻新发展理念,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引领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潮流等,需要雄安新区担负重任,打造一个新的样板田。着眼于率先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找准高质量发展之“锚”,为全国实现更高水平、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发展树立新的标杆。
  二是雄安新区是引领现代化强国建设的新高地。着眼于率先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奋斗目标,为全国发展实现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转变提供示范。
  产业、交通、生态协同发展成绩斐然
  新京报:从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至今已经过去了5年,在这5年时间里,您觉得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取得怎样实质性的突破和成就?
  张占斌:应该说京津冀协同发展这5年,在很多领域都取得了重要成就,在我个人看来,如下四方面的成就可能是比较具有突破性的。
  第一,跨区域的规划制定取得了巨大成就。五年时间,京津冀始终按照中央一张蓝图绘到底的精神推进工作,先后出台了《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河北雄安新区规划纲要》等,其中《“十三五”时期京津冀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是国内第一个跨省级行政区的十三五规划,具有开创性和引领性的重大意义。此外,北京城市副中心与廊坊北三县的统一规划与统一管控也标志着京津冀三地的跨区域合作进入了实质性的落地阶段。第二,产业协同发展取得实质性进展。产业作为经济活动载体,对区域利益有重要影响。
  京津冀三地这五年在产业协同上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比如,曹妃甸示范区累计签约北京项目130余个,张承生态功能区绿色产业加快落地,张北云计算产业基地累计签约项目21个,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挂牌以来新增注册企业达到941家,注册资金102亿元。第三,交通一体化取得实质性进展,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环首都“半小时通勤圈”逐步扩大,京津保1小时交通圈顺利实现。第四,生态环保一体化取得重要进展。大气污染治理持续加强,与津冀合力推进压减燃煤、控车节油、清洁能源改造等各项减排任务,中心城区基本实现无燃煤锅炉。
  新京报:今年1月16日至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津冀考察,再次主持召开京津冀协同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进入到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需要下更大气力推进工作。这标志着,京津冀协同发展进入新的阶段。您认为,京津冀协同发展进入了一个怎样的新的阶段?
  张占斌:任何区域发展战略都会从易到难、从浅到深、从表到里的过程,尤其是随着实施阶段的推进,一定会遇到像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进入到滚石上山、爬坡过坎、攻坚克难的关键阶段。在我个人看来,这个阶段的特征主要包括如下几方面:
  第一,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已经从规划制定阶段转向规划执行阶段。第二,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已经由政府主导转向政府与市场并重的阶段。第三,京津冀协同发展已经由利益的部分转移和挑战到利益的深度调整阶段。
  建议构建三地政府合作机制
  新京报:在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上,您作为政协委员,有怎样的建议?
  张占斌:对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未来的工作,我主要有两个想法。
  第一,应该加快构建京津冀三地的政府合作机制。目前京津冀间的政府合作机制尚不完备,整个体制以2014年建立的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为核心,以政府职能部门为载体,在不同领域分别建立专项小组,各类小组采取国家部委牵头、市级政府为主体、专家参与的模式。 
  但是这种体制更多的是由上至下的纵向体制,相比于长三角政府间成熟的横向合作与互动平台,京津冀地方政府间应该有意识地、自发性地去建立这种合作平台。
  第二,要重视促进京津冀区域内部的次中心城市和中小城市发展。
  从目前城市体系结构和与长三角、珠三角对比看,京津冀内部缺失具有类似南京、杭州的“二传手”作用的次中心城市和众多充满活力的中小城市。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