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亮兴网 > 社会万象 > 正文

藏獒圈男子称该产业像传销:为了把富人的钱掏出来

文章来源:
字体:
发布时间:2013-12-25 12:33:50

牧区的藏獒每到冬季多会集中在玉树州的獒园进行展示,这只不到两岁的藏獒还不习惯走上舞台,獒主最后只好让它在地上走一走。

牧民才让和他的妻子孩子,还有售价250万元的藏獒“高原宝”。受今年藏獒交易市场低迷的影响,尚未卖出。

牧民才让和他的妻子孩子,还有售价250万元的藏獒“高原宝”。受今年藏獒交易市场低迷的影响,尚未卖出。

牧民白玛更松一家和刚刚9个月的小獒“三江一号”。为了养獒,白玛已经欠下了45万元债务。

牧民白玛更松一家和刚刚9个月的小獒“三江一号”。为了养獒,白玛已经欠下了45万元债务。

一代名獒“森吉”曾是玉树州獒界公认的獒王,它的出现,曾将藏獒的产业推到了巅峰。“森吉”的后代现已遍及全国。

一代名獒“森吉”曾是玉树州獒界公认的獒王,它的出现,曾将藏獒的产业推到了巅峰。“森吉”的后代现已遍及全国。

牧民洛桑和他的藏獒“神兽”,今年黑色的藏獒不是很流行,因此仍未售出。

牧民洛桑和他的藏獒“神兽”,今年黑色的藏獒不是很流行,因此仍未售出。

东北獒友欣赏大秦獒园的名獒“赤焰”,绿笼内均是等待配种的母獒。

东北獒友欣赏大秦獒园的名獒“赤焰”,绿笼内均是等待配种的母獒。

原标题:藏獒末路?

藏獒,世界上最为古老的犬种之一,几千年来,它始终以忠诚勇猛著称。它是传说中格萨尔王的坐骑,也是保卫藏族牧民牛羊的勇士。近30年来,藏獒的价格从几百元飞升至数百万乃至上千万元。为了追求最大的利益,藏獒开始成为部分人敛财和换取特权的工具,乃至它的交配与繁衍,也演化为流水线式的人工作业。为了满足人们一味追求藏獒外表雄壮威武的品位,獒圈内个别人不择手段,利用藏獒与多种外国大型犬类杂交串种,获取暴利,从而使得藏獒市场乱象丛生。而一旦被淘汰,它们即被送入屠宰肉狗的行列……

若没有意外,每逢农历初一十五,养殖藏獒的奚晖会认真地给藏传佛教中的黄财神上香,在这个墙上悬挂着牦牛头骨、鹿头和雄鹰标本的獒舍办公室,摆设着香炉和供果,高悬哈达的黄财神唐卡画像朝着进门的方向,青藏高原寒冷的11月,已进入藏獒交配高峰期。尽管藏獒每顿吃着数十斤的新鲜牛羊肉,鸡蛋和牛奶不断,奚经理却和伙计一起就着自己炒的大白菜啃凉馒头,“这段时间,藏獒必须吃好,配种的藏獒和几只怀孕的母獒都不能出任何麻烦,”这位曾经闻名青海西宁的婚礼庆典主持人抬头望了一眼黄财神,“世间的事,有时候是运气。我相信。”

神话背后

“这个行业感觉像传销”

国内的藏獒、名獒多出自青海,而青海的藏獒多出自玉树藏族自治州。在这个以虫草和藏獒为支柱产业的州上,有关藏獒致富的说法很多,有说路边要饭的乞丐,因为帮人养藏獒,主人给了他一条,很快他就因为这条獒赚了很多钱,娶了媳妇,有了家;又或者是一个在富人家里当保姆的女人,一无所有,因为主人给了她一条藏獒,从此也过上了好日子……玉树州藏獒协会的主席尼玛说,这样的故事,在玉树州永远讲不完。

传奇般致富传说背后,却少有人看到獒园的艰辛。

现年34岁的奚晖戴着近视眼镜,颇有书生气质。2013年,奚晖花了75万元从玉树州抓来一条叫“红火”的藏獒,这个一直觉得背运的书生獒主算是翻身了,几乎每天都有客户来看藏獒,配种一次两万元,还得排队———而就在三年前,当时还是西宁市著名婚纱庆典主持人的奚晖第一次从朋友那里知道了养藏獒的事,朋友成功地把自己的藏獒转卖给他,他在西宁南郊的山区开设了自己的獒园。獒舍的投入、藏獒的饲养、起初的难以为继……他才知道自己被套牢了。2011年春节,他家里总共只剩下700元钱。

因为以这样的经历进入养獒圈,奚晖曾被同行私下称为任人宰割的“小绵羊”,苦熬到2013年的冬天,他和同伴购买的藏獒“红火”,才算是让他们时来运转。而这只“红火”,也是奚晖将自己生意很好的婚礼庆典公司转让,加上15万元的银行贷款,还有同伴凑来的家底,一起购买来的———“如果不成,我们都要完蛋。”

花钱的地方太多,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红火”,奚晖需要上藏獒圈内人士都会看的西部藏獒网和藏獒在线,西部藏獒网的每年广告费用至少在10万元左右,推到网页首要位置在40万元左右。因为网站更新缓慢,两个小时过去,奚晖上传的照片始终没有换好,正当他打电话沟通这件事时,另一个电话立即让奚晖气得大声喊叫起来:“谁说我的红火后腿是瘸的?哪个孙子说的?”

养獒圈里的竞争是残酷的,一个谣言可能会让投资功亏一篑,奚晖接完电话说,这个圈子里有很多赚到钱的人已经金盆洗手,逐渐退出藏獒圈,“但是我还没有赚到钱,这个行业给我感觉像传销一样,最终就是为了把富人口袋里的钱掏出来——— 等到那一天,我也会慢慢退出的。”

正像奚晖所说,玉树州藏獒协会主席尼玛自己和亲戚都在养藏獒,但尼玛的孩子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没有人再涉足藏獒行业。玉树州多年来养殖藏獒的商人吾金才仁现在仅养着几只藏獒,更多的时候,他在玉树州治多县的工地。他已承揽下多项建筑工程,他以前养殖藏獒的亲戚们现在也多在做工程,“养藏獒还是风险太大了。”他说。

公开秘密

饲料“填喂”出的“猪獒”

“这个看一看。”才让从笼子里赶出藏獒“高原宝”,“250万元,配种3万元”。红棕色的藏獒晃着肥厚的赘肉和厚重的毛发,被主人从后面连推带搡赶出笼子。下午的阳光已经不那么刺眼,在花布床单背景前面,是藏獒展示的木板舞台,不到两平米的地方,主人拽着它脖子上的绳子,转了一圈,掰起它的嘴巴,到头顶的毛发,到后背,转身,藏獒很快趴下,把头搁在前爪上,无神地呆看着来客。才让说,今天已经有各地带狗来配种的客人看了20多次,“狗也累了”。

在藏獒“高原宝”的身边,难寻它的食盆。送狗饲料的人却频繁往来,一位狗饲料经销商说,一般平均三天送一次。人们想象中藏獒吃的牦牛肉羊肉,早已由这些标注着“螯合维生素、骨粉、钙、家禽肉”等的大型犬复合颗粒饲料替代。才让说:“我们喂,狗自己也吃,一半一半”,实际上,这已是玉树州养獒公开的秘密———填喂狗饲料,用较粗的注射器管把拌好的混合饲料直接打进藏獒的胃里,打进去的多,藏獒长得壮实,肉厚,毛多,尤其是毛发很长的大粗腿藏獒,因为形象威武雄壮,十分容易得到客人的青睐。已经穿行藏地近20年的“藏獒神探”马老三说:“传统的藏獒从来没有那么粗的腿,也没有那么肥,不要说跑,走都走不动,这哪里是在养藏獒呢?养头大象不是更好!”———但为了迎合内地客人对藏獒巨大形体的喜爱,在玉树州,越来越多的獒主开始用“填喂”的办法,喂出被业内称之为“猪獒”的狗。有的獒甚至胖得不会自己走路,出来展示需要四个成年男人抬起四肢。传统藏獒一般体重在八九十斤,而填喂的藏獒体重多在一两百斤,“有的獒园就是狗已经吐了还要接着打进去,这样才长得出‘样子’,加上有的狗很小就要做整容手术(抬高额头的毛发),注射激素……这样喂大,很多狗都活不长。”一位养獒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