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亮兴网 > 影视快讯 > 正文

只拍香港人看得懂的电影,是不够的

文章来源:新京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6-30 04:33:37


对于梁乐民(左)和陆剑青来说,内地就是他们的福地。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摄


陆剑青、梁乐民在《寒战2》拍摄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20年数字

  票房最高作品:2016年《寒战2》 6.78亿

  合作最多内地演员:马伊琍 2次

  合作最多香港演员:梁家辉 郭富城 文咏珊 各2次

  合作最多内地公司:安乐(北京)电影公司 2次

  如果说,徐克、杜琪峰等一众香港电影人在北上之前就已经声名远扬,有着坚实的市场基础。那么陆剑青和梁乐民这对电影人组合,则算是一个另类的存在;在北上之前,他们没有知名度,没有让人记得住的电影作品,以两袖清风进驻内地,却凭借一部合资片《寒战》艳惊四座,2.53亿的高票房和当年金像奖九座奖杯,令这一对半路杀出的“新人组合”异军突起。

  内地成为陆、梁双雄的风水宝地,也证明只要有才能,加上资源与市场的助力,一战成名不是梦。

  回首

  2008年的一个点子促成《寒战》

  对于陆剑青、梁乐民来讲,操持电影不是什么生涩的技艺,事实上两位导演在《寒战》系列之前就已经熟悉片场生涯。

  梁乐民早年在香港一直从事美术设计等电影工作,参与的电影大家也并不陌生,从1996年李志毅执导的《天涯海角》、1997年赵崇基执导的《天才与白痴》,到1998年高志森执导的《九星报喜》,丰富的电影经验让他的才能得以磨炼。

  提及这段潜心修炼的时光,梁乐民感触颇深:“2000年开始学写剧本,第一个完整故事也在这一年完成,还是科幻题材。回看时是粗疏的,但有着很重要的意义,就是发现自己可以是一名编剧。”

  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梁乐民开始考虑“转型”,是继续在美术岗位上工作,还是尝试做更具挑战性的电影工作?他一面想,一边写了无数的故事。八年之后,灵感之神让他想到了《寒战》的点子,他当即认为这是一个“非试不可”的题材。

  与梁乐民一样在片场做“无名英雄”的陆剑青,此前一直在做副导演和助理导演的工作,其中包括林岭东执导的《高度戒备》、霍耀良的《O记三合会档案》、周星驰的《喜剧之王》和彭浩翔的《伊莎贝拉》。与大导演、大明星们长达近十年的合作,让陆剑青有了挑大梁的能力。

  都想拍与众不同的电影,都想在幕后掌握主导,陆剑青与梁乐民由此一拍即合。

  相形之下,梁乐民北上的时间要略早一些,2008年陈木胜执导的《保持通话》是他北上的第一部作品,担任的仍是美术设计工作。而陆剑青则是直接抛开了“试水”阶段,在内地做的第一个项目便是《寒战》。

  该片不仅招揽了郭富城、梁家辉、彭于晏等一众大牌明星,无论格局、角度、制作水准以及情节出人意料的程度,都令观众耳目一新,也毫无争议地成为当年口碑与票房双丰收的华语片佳作。

  可以讲,陆剑青与梁乐民的电影辉煌,是完全托了北上的福。

  归途

  内地市场提高了创作人的门槛

  《寒战》的成功,让陆剑青与梁乐民走入了大众视野,他们的默契也是有目共睹。

  剧本创作的完成,依托的是二人长时间不断碰撞想法;到了片场,陆剑青负责安排镜头跟摄影沟通,梁乐民负责与演员沟通剧本。因为演员档期紧,现场讨论工作方案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依靠经验去合理安排,以“新人”姿态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因为《寒战》效应的发酵,两人很快又开拓了新的战场,于2015年4月推出另一部同样格局庞大、人物众多、线索复杂的《赤道》。这部电影由张家辉、余文乐、张学友、王学圻、池珍熙等明星联合主演,打破了地域甚至国别的界限。不仅如此,《赤道》也打破了诸多电影常规,比如反派取得最后胜利,影片结束不代表故事完结,用这种方式挑战观众的观影习惯,彰显“初生牛犊”特有的勇气与智慧。

  北上拍片,面对了更多的观众,两位导演并不认为会限制自己的风格发挥。陆剑青说:“内地观众看电影的水平不断进步,对我来说不同题材的戏种,也会用到不同手法来拍摄。只要有一班出色的团队,我不担心会影响我的创作风格。”

  而梁乐民表示好的电影,应该能放诸四海皆有共鸣,“只拍一部香港人看得懂的电影,投资方也不会让我们开机。内地的市场更为我们创作人提高了门槛,更加精益求精。”

  2016年7月,《寒战2》降临暑期档,有将剧情发展推向“权力的游戏”之意味,除了原有的郭富城和梁家辉双雄阵容,还有周润发等人加盟。陆剑青与梁乐民心里都明白,因为自己是新人导演,对他们来说电影无非只有“能不能拍”的问题,《寒战》的成功为二人壮了胆,让他们能心无旁骛,专注于自己想要的东西。

  他们每月都在北京待上至少一周时间,工作团队中内地成员的比例也提高到了六成。

  同题问答

  新京报:你这20年来个人或创作上有无明显变化?

  陆剑青: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在犯错过程中学习成长,也很幸运地能够和很多优秀的导演合作,从他们身上学会了电影的一切:包括商业考虑控制预算、人事等等,都获益良多。当然随着近年内地市场开放,工作多了,也了解很多内地文化。对于没有语言天赋的我,普通话比以前进步了很多。

  梁乐民:我的普通话在十年前就已经放弃了。但和内地同事接触多了,确实更能了解内地文化。个人来说,二十年来的变化,就是由一个美术岗位,转到编剧与导演的岗位,亦因为幸运遇上一个又一个很优秀的团队,我的转型不需经历太痛苦的适应期。

  新京报:和内地演员合作增多,最大的感触是什么?

  陆剑青:能跟内地这些实力派演员合作是个非常开心的旅程,因为他们工作上很投入、很用功、很专业。现在跟这些合作过的演员成为了好朋友。

  梁乐民:非常幸运,合作过的内地演员,全都非常专业优秀。态度差演戏烂耍大牌的,我只是听说过,希望这个幸运能一直伴随下去。因为内地有很多演艺学校,内地演员们大都是在这里毕业的,他们的根基都比香港的演员好,对镜头运作也比香港演员熟悉。

  新京报:香港演员现在活跃的并不多,你怎么看待演员断层问题?

  陆剑青:其实整个亚洲,都有男女演员断层问题。每部电影想演员也很头痛。放眼看现况,好像是没有一个公司有长远计划为新人安排的。我的电影,会起用一些有潜质的新人参与,希望能够为业界提拔新一代明日之星。

  梁乐民:这是每个市场、每个时代都会面对的问题。将电影制度化、工业化,就是为了让演员断层的影响,减到最低。

  当年香港也没有一个完善的培养演员系统,弹丸之地居然拥有成龙、周润发、刘德华、张国荣、梁朝伟、梅艳芳、张曼玉等明星,多少都是因缘际会。可是,只要这个城市还活下去,慢慢便会有新人补上,近两年的香港影坛,台前幕后的新鲜血液,是二十年来最多的,这是一个流行文化必经的循环。

  新京报:现在一年待在内地的时间有多少?合作的工作人员是内地的更多还是香港的更多?

  陆剑青:平均每个月会在北京一星期。合作的工作团队,内地与香港比例为6比4。

  梁乐民:未来三年的计划还是以港产电影为主,应该会更多借助内地与内地团队的资源,例如置景的厂房、群众演员等。合作的工作人员比例受置景地点影响,比如说,我要营造三十年前的九龙城寨,然而今天的香港,根本没有足够的地理空间去搭建这个场景,那“三十年前的城寨”很有可能会在广州发生,那时内地团队的比例便会大于香港团队。

  新京报:如果能够穿越回去,会对20年前自己说些什么?

  陆剑青:如果能穿越回去。也会对20年前的我讲同一句话:不要轻易放弃自己的梦想。最近饰演神奇女侠的盖尔·加朵,就是一个好例子。

  梁乐民:我没有穿越的能力,现实跟创作是两个平衡宇宙来的,我只能对现在的自己负责,做每个决定前,一定要对得起未来的自己。

  撰文/新京报记者 安莹